营销大咖说 | 赵科峰:互联网+音乐,需要包容和耐心,开放和接纳
来源:
作者:socialmouths
时间:2017-08-08 15:20
[ SocialMouths导读 ]

 

12

三分半音乐CEO 赵科峰

 

 

 

 

2005年,我第一次听到李志,那张口袋音乐的合辑,收录了他的《被禁忌的游戏》。

其实李志的声音特别冷峻,那句歌词:“无知的我,是落叶落寞又落魄,曾经幻灭的岁月,穿插沉默的现在”,撕碎了一个刚刚毕业的女同学对现实不切实际的幻想。我却因为这点而迷恋他,也似乎是在这个阶段,开始弃读类似《罗兰小语》那样的鸡汤,我知道自己不需要它们,我只需要清清楚楚地看到现实,然后,接受它。

后来买了几张李志的专辑,《梵高先生》、《这个世界会好吗》,到《我爱南京》。还看过他的现场,在北京的糖果俱乐部和愚公移山俱乐部都听过。前年,还去工体看过一次,我是真没有想到李志火成这样了哇。

李志之后,我还被赵照、赵雷圈过粉。第一次听赵照,是在一个朋友的新专辑发布会上,赵照来助唱,我听他唱了那首后来上了春晚的《当你老了》。赵雷,我是看赵照的微博发现他的,一下就迷上,没想到他后来能唱进《歌手》,一首《成都》像《最炫民族风》般满大街都在放,甚至年初我去澳洲,也从电台里听到了这首《成都》。

作为一个关注小众歌手、独立音乐人的乐迷,我的直观感受是,曾经为卖不出CD而犯愁的李志们,却在移动互联网让传统唱片业日渐衰亡之后,在社交媒体时代人气愈发高涨。

其中,那些帮助独立音乐人进行包装、推广的平台功不可没,比如三分半音乐

“三分半”这个名字,缘起于最早黑胶唱片一面的时长就是三分半钟,而一首音乐不会让人感到厌倦的时间,也差不多是三分半钟。

目前,三分半音乐主要围绕音乐人打造一个基于微信社交平台的音乐人平台,为音乐人提供线上线下的服务,线上是类似国外的音乐人自经营平台Bandcamp,线下则帮助音乐人做一系列的音乐演出,包括音乐的制作、出品等。

三分半音乐CEO赵科峰,清华大学毕业的IT男,因为喜欢音乐,又遇到合适的合伙人——比如Beyond乐队的作词人刘卓辉,离开了工作了9年多的腾讯,出来创下了这个音乐平台。

他说:“从事互联网行业的人有一些所谓的情怀,觉得互联网行业或者一些新的商业文明会拯救各种目前还处于低谷的一些行业,包括音乐,所以希望结合一些互联网或者新的商业文明的手段,给音乐行业和社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下面先上视频

☟☟☟


▵视频拍摄、剪辑:梨子酱

 

文字版,料更多

☟☟☟

 

凯文·凯利的《技术元素》提到了“一千铁杆粉丝”的理论,赵科峰受其影响,希望通过微信帮助一些比较小众的音乐人搜集他们的“一千位铁杆粉丝”,让他们可以真正地以音乐为生。

 

 

S:围绕音乐人去为他们提供一些服务,我会想到摩登天空、太合麦田这样的唱片公司,你们这个平台跟那些唱片公司的区别在哪里?

赵科峰:我们目前跟传统唱片公司最大的区别还是在于我们有一个线上的音乐人平台,吸引了大量的音乐人,现在有五千音乐人入驻。我们首先通过互联网的手段,在成本比较低的情况下汇集一些音乐人,以这个为基础,进行线上榜单的评选,同时建立了评奖的筛选机制。然后我们在做线下的一些演出活动,跟摩登和太合麦田的区别在于,他们还是以传统的音乐唱片公司为主,我们还是依托与线上平台的结合。

S:用互联网的手段汇聚音乐人,目前汇聚了超过五千人,这个互联网的手段具体指什么?

赵科峰:最早做这个平台的时候,我们当时有过一些思考,也看了一些跟互联网相关的书籍。凯文·凯利《技术元素》里面写过一句话,说了一个理论:“一千铁杆粉丝”的理论。如果艺术创作者有一千位铁杆的粉丝,就可以以此为生,音乐也是其中之一。现在我们是希望通过最大的社交平台——微信,帮助一些比较小众的音乐人搜集这一千位铁杆粉丝,当然,有可能不只是一千位,让他们可以真正地以音乐为生,大概就是这样的思路。

然后相对小众的粉丝,可能确实需要通过一些社交传播的方式,在一个最大众化的社交平台上搜集。我们也提供一些社交传播的手段,类似于音乐人赞赏+分享,结合分成的机制,这都是我们提供给音乐人的运营机制,通过一些社交传播,奖励和分享,帮助他们在自己的公众号社交平台上,搜集、沉淀他们的粉丝。

S:有非常有代表性的案例吗?

赵科峰:比如陈鸿宇,最早在这个平台上通过社交传播的方式,包括跟一些调性比较匹配的自媒体大号合作,尤其是他们的受众比较契合,在双方比较匹配的情况下做一些社交传播,在我们的平台上也搜集到很多粉丝。

 

 

唱片已死?数字专辑的大量出现,本身还是对音乐的拓展会有很好的帮助。结合一些互联网或者新的商业文明的手段,能为音乐行业助力。

 

S:喜欢音乐是很多人的爱好,但是从喜欢音乐到真的能把这个东西变成自己的一个事业,你是怎么做到的?

赵科峰:从事互联网行业的人有一些所谓的情怀,就是觉得互联网行业或者一些新的商业文明会拯救各种目前还处于低谷的一些行业,包括音乐,很多人觉得是互联网冲垮了音乐原来的商业模式,类似专辑、CD、唱片的模式,之前宋柯也说唱片已死,但你会看到,结合社会发展的阶段,大家可能对消费的升级,对一些文化娱乐消费都是在增加的。我们也希望结合一些互联网或者新的商业文明的手段,给这个音乐行业和社会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S:互联网让唱片已死,但是互联网让唱片已死这个事情变得不那么重要,现在你会发现音乐人在出电子专辑,不需要买CD了。这也是涉及到大家反思互联网这个事情的时候,会觉得,互联网让很多很可贵的东西远离我们,但是你会发现它们会以一种新的形式回来。

赵科峰:互联网技术的发展,包括音乐载体类型的变化,确实使得实体的唱片本身没有什么太多的实用价值了,所以现在大量数字专辑出现了。这本身对音乐的拓展会有很好的帮助。

S:这跟现在的消费主体,90后甚至是00后,他们的付费意识、版权意识在加强,他们更愿意为自己喜爱的歌手买单相关吗?

赵科峰:确实是这样,现在从音乐的受众群体90后来看,他们从小音乐教育的普及程度非常高,他们接触的音乐类型非常多,不管是做音乐的人,还是喜欢音乐,并愿意为这个付费的人,现在这个群体都在增长。

你说到版权的事情,确实对音乐产业的发展很重要。在国外,为什么音乐产业本身发展比较良性,主要是因为版权保护,包括欧美、台湾、香港,整个香港的音乐版权的收入情况会超过内地的收入。

但从15年下半年开始的音乐版权的保护,对音乐产业这一两年的发展起到了比较好的作用。

S:之前在腾讯的经历对于你做这个事情最大的帮助在哪里?

赵科峰:我觉得在腾讯积累的东西,还是代表了一些比较新的商业文明。

在这样一个时代里面,大家可能要对商业模型进行思考。音乐行业有一些特殊性,互联网行业就是在一些层面做标准化或者快速可复制,这是互联网吸引一些风险投资的基础逻辑,可以在短期内快速地膨胀。聚焦到音乐的细分领域,也不见得完全按照这个方式做,我们也要结合音乐方面的特性。

我本身也是希望结合互联网思维逻辑和方式,给音乐行业带来一些新鲜的东西,通过一些比较好的运作能够给这些音乐人带来更多的除了音乐领域以外传播推广和商业运营的模式。

S:不管说互联网+还是+互联网,说到互联网+传统产业的时候,你认为要做好,什么是最重要的?互联网的思维还是对传统产业的理解更重要?

赵科峰:从互联网+的角度来讲,我是希望这样一个企业本身的基础的逻辑要具备互联网+的特性,我要按一个新的商业模式构架做这个企业和公司。

但同时带着互联网+基因的人对一些传统的产业要有足够的包容和耐心。确实互联网行业发展非常快速,而传统行业本身在低谷沉淀了很多年,你需要耐心或者比较包容的态度去和这样的一些垂直的领域一起做。

从+互联网的角度,我觉得要足够的开放,能接纳一些新的模式,包括一些运作的方式、形态、运营方式,这样可以充分地吸收到新鲜的东西,然后帮助这些传统的产业、行业快速地发展起来。

 

 

线上线下都是非常好的流量入口,要充分利用这个流量入口,把音乐人传导到跟他相关配套的一系列服务之上

 

S:刚才说了很多线上的传播。线下,你们做了很多音乐人的巡演,这一块效果如何?

赵科峰:我们上半年做了一百多场,接近200场的LIVE HOUSE的巡演,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还是相对早期,有一些音乐人的票房情况很不错,包括音乐场地的数量,去年到今年也有一个翻倍的增长,300多家增长到680多家,音乐的娱乐形态和消费会随着消费的升级迅速地去扩大影响,这种巡演的数量,结合场地的数量都会有一个比较快速的增长。

S:票务和音乐人的推广通过什么渠道?

赵科峰:现在我们的票务和音乐人推广方式主要是通过几个:一方面我们跟很多家垂直风格的音乐新媒体、自媒体有了一些合作,包括联合性的推广,我们巡演的时候会把音乐人的巡演包括个人的宣推,通过比较垂直的或者根据风格不同做一系列的推广,这是一方面。另外我们也会结合一些当地的音乐巡演跟当地的新媒体合作,去促进一些音乐人的推广,包括票务的增长。

还有一方面,我们也会跟一些新媒体的大号合作,类似刚才说的这种,粉丝受众和市场比较匹配的,我们会通过新媒体的大号去宣推一些比较优质的音乐人,主要通过线上的形态,目前来看效果还是比较不错的。

S:从营销的角度来说,除了音乐人本身的推广,有没有集合音乐人的资源去为品牌做一些推广?

赵科峰:之前线下的巡演包括颁奖礼,结合了一些跟音乐或者快消相关的广告主或者商业客户,帮助他们做了一些推广,结合起来主要是跟这些领域相关的,比如说耳机、乐器、快消品,包括鸡尾酒的推广,正好结合我们这些乐迷的群体,根据他们的消费习惯做的场景化推广。

S:现在很多音乐人都在做直播,变成了很多音乐人赚钱的方式了,你怎么看待这个事情?

赵科峰:做音乐直播的品质可能还是稍弱一些,后续我们也会在这方面进行尝试和探索,结合一些排练室,一些音乐的现场,做一些更有品质的音乐直播,这个会区别于现有的直播的形态。

我们觉得现有的直播的形态,包括现场的声响的部分、收音和其他方面,确实还有一些欠缺。另外这种音乐品质也不够,其实对音乐人本身后期做音乐的职业的成长也会带来一定的负面影响,所以我们后期会尝试一些更有品质的录音棚的直播。

 

S:独立音乐人商业的未来在哪里?

赵科峰:目前音乐人赚钱或者自己经营的主要方向,还是音乐演出会比较多一些,版权这两年逐渐地展现,但是预计整体版权的收入比较规模化和稳定应该在两三年以后的时间。我们其实现在围绕音乐人或者围绕音乐的行业,音乐IP的孵化,也不是完全按照特别短期的利益考虑。而且我们可能会考虑整个音乐产业链的上下游,包括一些音乐演出的线下的场景,结合一些其他的商业配套的运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