卖身做自己?年轻人,干得好!
来源:
作者:黑马良驹
时间:2017-08-14 15:12
[ SocialMouths导读 ]

4年前,看过一本书,叫《二十五岁的世界》,讲的是一个西班牙小伙子,在25岁的时候选择放下一切,买一张全球机票游历25个国家,去跟25个不同境遇的同龄人聊天。后来,他用《二十五岁的世界》这本书记录了这段奇妙的旅程。

看的时候,黑马哥也顺带回忆了一下自己的25岁。那时候,在一个杂志社上班,谈不上理想,只是一个从农村考学来到大城市的小伙子抓着一线能够留在这里的希望,仅此而已。

说实在话,血气方刚的年轻人,总会有一些让家人看来不切实际的想法,黑马哥也曾像这个小伙子那样,梦想过仗剑走天涯,丰富自己的体验,只是,当年的一个大学生,背负的远不止是一个农村家庭的希望,所谓的做自己真正想做的事情,其实很可笑。

这本书也引发过黑马哥的一个思考,为什么西方的年轻人更倾向于去实现自己,而中国的年轻人更容易被外在的价值取向所左右,活得更功利?除了传统价值观的影响——西方更提倡个人主义,而中国更倡导集体主义以外,黑马哥认为,中国年轻人在试图自我实现的过程中,实际上背负了很沉重的压力,比如农村的父母养老的问题,当现行的体制无法保障这一切而只能依赖个人和家庭去解决的时候,其实年轻人是很难轻盈地“飞”向自己的人生目标的。

 
 
 
 
 

也曾梦想仗剑走天涯,最终只是屈从于稳当的人生

有一个平台,在你年轻的时候,给了你一个承诺,告诉你,你的这些后顾之忧我可以给你兜底,你大胆地去实现自己的理想,而后用你这辈子的成就去回馈我给你打的保票,你会愿意吗?

 

8月7日,在中国大饭店,李远就将这样一个问题抛给了现场的来宾。他说:“假设我们今天的场地是一个巨大的时光机器,它带领我们在座的所有人重新回到20岁,刚刚大学毕业,走入校园的时候,这时候如果说给你一百万,换取你今后所有收入的5%,大家是否会愿意?”

当天,作为SelfSell创始人,他在包括众多著名投资人以及一众来宾面前,正式将SelfSell这个“卖人”的平台公之于众。

 

△李远公开声称,要打造一个“卖人”的平台

当原央视主持人、紫牛基金创始合伙人张泉灵对他做一个即兴的采访时,他现场机灵地招揽起了生意:“泉灵老师什么时候考虑来我们这里做一个IPO?”

李远用这句话,其实解释了SelfSell的定位:它是一个“个人IPO的纳斯达克”,只不过交易的不是传统公司的股票,而是个人未来收入的分成。

听起来似乎很匪夷所思,坦白说,当黑马哥第一次听到这个项目,问自己愿不愿意把余生卖掉时,心里会有一种压迫感和不自由的感觉。

但是回想分房制度还存在时,大学毕业生为了一个户口和房子找体制内的工作,哪怕他为此要忍受微薄的薪水,其实跟“卖身”并没有什么两样,反倒对人的禁锢会更强。

李远说,他在2010年就萌生了做这样一个平台的想法,时至今日推出,是因为他觉得现在时机成熟了。

黑马哥理解,这个时机成熟,一方面指的人们理念上的变化,90后、00后比我们70后更能接受这样一种看似匪夷所思的交易方式;另一方面则是技术手段更能对人的价值做出评估,并且征信体系的完善会让人违约的成本越来越高。

 

△猎聘网CEO戴科彬说,投资于人的价值,是创新世界的开始

像黑马哥这样的70后,会因为家庭的负担、家人的期待不敢去追求自己真正想过的生活,但现在的90后、00后不一样,他们的父母大多有相当的经济基础,即使不是大富之家,但温饱、小康都不成问题,即使是来自农村的孩子也不例外。

根据马斯洛的需求理论,当一个孩子在童年时较低层级的需求没有得到满足而产生一种匮乏感时,成年以后即使他已经自我满足了这一层级的需求而开始追求更高层级的需求满足时,他也很容易被这种匮乏感所困扰。

但是,现在的年轻人普遍已经满足了最低层级的温饱等需求,也就更倾向于在更高的层级去进行自我的实现,从当下红火的综艺总是打“梦想”这个梗就看出来了。

现在年轻人挣钱的途径也越来越多,仅仅是在几年前,我们都不可能想象到,年轻人靠打游戏可以成为“网红”,大红大紫大富大贵。个人职业选择和成功的标准也变得更多元化,谁说大学毕业就一定要找一份稳定、靠谱的工作,现在环游世界也可以边玩边挣钱啊。

 
 
 
 
 

实现个人价值的途径越来越多,电竞也可以成为职业

而且,创业潮已经让越来越多年轻人尝试用一个项目融资计划去问投资人要钱,标个价格,卖出去,其实很稀松平常啊,只不过,那是为项目标价,而这是为个人标价。

当然,现在SelfSell还只是一个理念,最多只是有一个产品的设想,还没有任何一个人通过它成功地卖出去,吸引到投资。可以想象的是,刚开始最容易进行交易的还是那些明星和网红,他们的估价相对更容易,也更容易拉来投资。

//

黑马哥还留意到,李远提到了阶层流动性在降低这样一个问题,这是当下我们不得不面对的一个残酷的现状,或许现在的农村孩子没有了黑马哥当年的“饥饿感”,但向上流动的渠道也在变窄。

在《不平等的童年》一书中,作者安妮特·拉鲁揭示了,在美国,这种不平等也在“再生产”着人们的未来,固化着人们的地位。面对童年所处环境的差异,如何打破?一当然是通过个人的奋斗取得成功,但当这种上升的通道变窄之后,还有没有外力推动这种阶层固化被打破。黑马哥怀着美好的愿望想想,或许,SelfSell会给出一个属于自己的答案。

在张泉灵和李远的对话中,前者提出了一个疑虑,即使是在美国,银行征信体系、信用体系相对完善,校园贷依然是最差的产品之一,那么SelfSell怎么解决信用的问题。

 

△张泉灵即兴对话李远

也许黑马哥过于乐观,但我的确没有太为年轻人信用的问题担忧,除了在技术上来保证这个问题的解决以外,还是基于我上面的观点,现在的年轻人并不为温饱和生存所困,在实现自我的路途中,他们是否更不愿意赌上自己的信用和前程呢?等待SelfSell给我们答案。

尼采说,要重估一切价值,而最应该被重估的,无疑是人的价值。

我在设想着一个场景,年轻人给未来的自己写了一封信:

亲爱的,请原谅我把你卖了。但我相信,你对得起这个价格,未来的你所创造的价值,一定远高于现在的估值。同时,在这个过程中,你会成为更好的自己!加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