警惕90后产品经理崇拜,从多闪开始
来源:
作者:黑马良驹
时间:2019-01-16 12:54
[ SocialMouths导读 ]

昨天下午,随着头条系社交产品“多闪”的发布,一位90后女产品经理悄然走红。

这位名叫徐璐冉的妹纸是93年的,是多闪的产品负责人。虽然,她一上台的时候,难免会紧张,但是她后来的表现还是俘获了不少网友的心,最后甚至公然DISS起微信之父张小龙来,称张小龙是“龙叔”。言外之意是,“龙叔”你老了,你不懂我们年轻人,更不懂我们年轻人的社交。

乍一听,多闪还真是像那么回事,的确有不少让人眼前一亮的地方。至少,她讲的四点产品理念,黑马哥还是很认同的。

首先,视频社交的潮流是大势所趋。这两年,无论是VLOG热的兴起,还是抖音的一夜爆红,都充分说明视频社交的时代真的是来了。就像文字主导微博、图文主导朋友圈一样,视频终究会主导我们的生活,“视频社交”是做社交的最后机会。正因为这样,微信才会手忙脚乱地推出“时刻”视频,头条系也信誓旦旦地通过“多闪”来挖腾讯的墙角。相信其他平台的视频社交产品,也都在紧密锣鼓的研发之中,一场视频社交大战在所难免。

第二,对于年轻人来说,的确很多人认为微信不“酷”了。徐璐冉说很多年轻人都不喜欢用微信,但是为了工作和生活,又不得不去用。因为有许多同事和师长都是微信好友,所以无论是说话、还是分享朋友圈,都要顾及自己的“人设”,在微信里的自己并不是真实的自己,会感觉到社交压力的存在。很多年轻人的确会想去拥有一个没有压力、完全属于自己、甚至可以说脏话的社交平台,可以随心所欲地做自己。

第三,年轻人的确需要简单的产品。微信自从2011年开始诞生,承载了太多的功能,承载了腾讯太多的使命,的确产品越来越重了,用起来也越来越复杂。就拿前段时间微信推出的“时刻”视频来说吧,这个功能入口之深“令人发指”,看起来张小龙推出这个功能是违心的,他推出“时刻”视频的初衷就是让大家不使用它。的确产品太难用了,太复杂了。事实也证明,想在微信原有产品的基础上,增加VLOG的版块,是不可能成功的。

第四,徐璐冉说要通过“多闪”重塑亲密关系。从这一点上,黑马哥还是持保留意见的。从这里,多闪本来想去打一个感情牌,想通过这个功能把志同道合的年轻人圈起来,沉淀更多的年轻用户。但是,要说通过一个社交平台,去重塑亲密关系,这种说法有点一厢情愿。毕竟亲密关系是客观存在的,如果真是现实里真正亲近的人,不会在乎用微信还是多闪。如果多闪达不到一定的用户基数,不能把你亲密的人圈进来,多闪又怎样重塑亲密关系呢?

在发布会进行的同时,我自己也安装一个“多闪”,实地感受了一下。既然徐璐冉们关于产品的思路,都很对路,最终产品体验如何呢?

首先,“多闪”脱离于抖音之外,单独做一个社交APP的思路是正确的,目前只支持抖音登陆。前面也提到,腾讯是一家最习惯做加法的公司,微信加法做得已经足够多了,以至于大家连入口都找不到。所以说,无论谁做类似VLOG的短视频社交产品,独立APP是必然的。

然后,这个“多闪”好像除了独立APP以外,也没啥有亮点的功能了。比如,对话可以通过视频的形式,微信也可以呀。再比如,可以通过表情包去斗图,这些功能也并没有多少吸引力。其他功能就别说了,虽然有些功能看起来很花哨,但是想让用户去下载多闪,把自己的好友关系都迁移过来,难度还是挺大的。

所以说,大家不要盲目迷信90后产品经理。即便年轻人懂得自己要什么,也未必能做出年轻人喜欢的产品来,更别说这个产品能够干掉微信了。

因为,在所有产品里,社交产品的护城河是最高的,迁移成本也是最高的。当初微信之所以成功,是因为正赶上智能手机的红利,基础用户都是从QQ迁移来的,是从QQ的强关系来的,抢占了不少手机短信的用户。而当初QQ之所以成功,是因为QQ抢占了PC互联网红利,QQ因为即时通讯一家独大。所以说,在社交平台上,传真机效应还是具有统治力的,都是从强关系迁移到强关系。

所以说,一个产品干不干掉微信,并不是产品本身来决定的,也不是90后产品经理来决定。这里面有天时地利人和,有宏观的大环境,有终端的更新换代,有用户的更迭,而不只是由产品和运营来决定的。

这时候,也许有人会说,现在不正是颠覆的时间窗口吗?微信已经统治我们8年的时间,已经足够“老旧”。抖音一年多时间,席卷了2.5亿日活用户,5G时代正在向我们招手,仿佛社交产品迭代的时间窗口正在到来。

而这一切,就跟我们被90后产品经理迷惑双眼一样,都是错觉。在社交领域,只有老大,没有老二。即便抖音有2.5亿的日活,跟微信日活的10亿,还是有不小的差距。这个鸿沟填不上,用户不会因为几个简单的功能,进行用户迁移的。

徐璐冉说,多闪并不想去颠覆微信,只是想让一些年轻人将熟人和生人关系分开,可以没有压力地进行交流。很可能,徐说的也是真话,头条系也并非想通过这一个“多闪”就颠覆掉微信,而是从未来的视频社交上,分一杯羹。从某种程度上说,“多闪”并不是抖音和头条系进攻的产品,而是进行自我防御的产品。

怎么讲呢?第一,头条系产品,在历次发展过程中,每每到了关键时候,都被微信卡住了喉咙,张一鸣想做社交的心从来都没有死过。而现在,随着抖音的崛起,他发现短视频社交的确具有一定的机会,他也肯定不会放过这样的机会。

第二,抖音和头条系所有产品,都犯同样的毛病,就是成也“推荐”,败也“推荐”。推荐可以让内容多样化,让用户看到很新鲜的内容,但是用户却不能沉淀。大家可以看看抖音网红的主页,大部分主页都留了微信和微博,内容贡献了半天,用户却沉淀给别人的社交平台了,为啥不自己做一个社交平台呢?抖音有2.5亿的日活,如果能够沉淀十分之一,也有2500万,已经是一个规模不小的细分社交平台了。

第三,多闪嘴上说要重塑强关系,我反而觉得多闪的机会在“弱关系”。现在,抖音具有2.5亿的日活,已经是一个很大的用户池,进行社群沉淀的机会很大。特别是对于一些网红而言,可以利用多闪群组去建立自己的粉丝群,让自己的粉丝沉淀下来,从弱关系变成轻熟关系。如果在多闪把抖音的社群关系都沉淀下来,即便不能威胁到微信,也能顺手把陌陌颠覆掉了。

所以说,多闪颠覆微信的机会很小,但并非没有做视频社交的机会。在未来,的确像微信这种超级社交平台不会再有,用户也可能会产生分层。既会有微信这种超级平台存在,也会存在一些年轻人聚集的社交平台。

也许,多闪最大贡献,并不是取代微信。而是,让“龙叔”在睡梦中突然惊醒,点上一支烟,喃喃自语:“生死看淡,不服就干!微信终于到了自我颠覆的时候了!”。